专门学问

柏 杨

◇中文东西网◇
  
  享受型的病乃是既有钱又有闲的家伙们的专利品,普通人很难染指。
若柏杨先生,有时候劳苦不堪,真想弄个头痛发热的病害害,借口休息一
天。就在上个星期日,天从人愿,大概晚上没有盖被的缘故,果然头微有
点痛,身上微有点烧,本来可以支持,但我当时就哼将起来,越哼声音越
大,为的是要表明大势不好也。想不到把老妻哼醒之后,她拍巴掌曰:
“老头,起啦,起啦,要劈柴啦,劈罢柴还要写稿哩。”一点都不知道怜香
惜玉,有妻如此,不如上吊。我只好赌气起来,洗了一个脸,劈了一会柴,
哼病竟霍然而愈,你说贱不贱也。大多数朋友恐怕都属于此一类型,盖
我们这种人不害病则已,要害就害要命型的病和受罪型的病,对享受型的
病,根本不屑一顾。
  比柏杨先生高级一点的小康之家,则有资格小规模的害之,尤其是公
务人员有医药保险,更有资格撒娇发嗲。我有一个朋友,如果按他的收入,
和柏杨先生一样,也属于低级动物者流,不要说卧床不起的病,便是头
昏眼花的病,他都不敢一试。可是他去年一下子住院就住了两个多月,我
去看他,他有说有笑,大谈女人。可是每当医生护士进门,他就愁眉苦脸,
玉手只要轻碰一下他的肚皮,他就抽筋。事后我问他从啥地方学来的这
种绝招,他曰:“我小时候看马戏团小丑表演,颇有心得。”问他啥心得,
他曰:“我如果不害病,那个小姐肯摸我的肚皮乎?而且,往床上一躺,
既不必写公文,又不必看上司那张屁股脸,偶尔有个良心未泯的朋友前
来探病,还带点水果。好啦,拿一个橘子尝尝。”我因尝了他的橘子,一
直未予拆穿,如今他已去美国落户,讲出来当没有关系也。
  然而真正有福气的还是那些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太太小姐。她们的
生命中,似乎只有两件事,一件事是跑美容院,让别人在自己脸上头上身
上,拳打脚踢,百般蹂躏。另一件事则是动不动就弄一点病,害上一害。
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专门吃贵重的药,药越贵越表示她祖宗有德。
有一次因为小孙女的事,我也是家长会委员(对此官衔,读者勿惊),去
拜访另一位家长会委员,该委员是一半老徐娘,派头大啦,谈罢公事,因
我颇有点学问,而且脊梁竟也挺得很直,她发现连她的深宅大院,外有汽
车,内有冷气,都唬不住我,乃出奇制胜,说她这几年身体不好,啥饭都
吃不下,全靠吃药维持残生,并且严正声明,中国药日本药她通通不吃,
而只吃美国药焉。我曰:“德国药也是有名的呀。”她哂曰:“德国已经
不行啦,他连原子弹都发明不出来,别的更不用说矣,我因为体质不好,
吃别的药会皮肤敏感,所以只吃美国原装货。”
  该半老徐娘看我目瞪口呆,乃打开冰箱教我观光,我以为要弄点凉开
水灌我哩,想不到里面啥吃的都没有,全是各形各状的瓶瓶罐罐,药丸、
药粉、药水、药膏,呜呼。
  享受型的病人,其目的只在炫耀她的“钱”和她的“闲”,或者是效
法西施女士那一套,动不动就捧肚子呻吟,用以增加她的娇媚,展示她的
纤弱,像赵飞燕女士一样,瘦得可以在手心上跳舞,一阵大风能把她刮得
无影无踪。可是自从鸦片战争之后,天下大变,女孩子搞起健美运动,胸
脯鼓得越大越好,腰干挺得越直越好,肌肉发达得越结实越好,精神蓬勃
得越旺盛越好,真正叫白面书生望而生畏。补救之道自然是弄点小病害之,
以发臭男人思古之幽情。我认识一位女士,年已半百,脸上灼灼有光,
认为人生几何,对肉当吃,遂大胖而特胖,其玉腿尤其精彩,脚踝应该是
最美丽之处,可是她那里却跟圆山饭店的盘龙柱一样,有时她迎面而来,
我就心惊胆颤,怕她一不小心,把我的老骨头架子撞碎了也。她驭夫处世
之道,全在于病,一会脑子痛,一会心脏痛,一会头发痛,医生把她里里
外外检查了个够,说她啥病都没有,她一听说没有病就大发脾气,指摘那
医生包藏祸心,她曰:“我也不是三岁小孩子,难道不知道有没有病乎?
心脏明明痛得厉害。”又曰:“你只管开药给我好啦,我不怕药贵,便宜
没有好货。”结果遇到了一位蒙古大夫,一看她是猪肉户头,大喜过望,
告之曰:“你说心脏痛乎?心脏不会痛的,痛的是胃。”她曰:“对呀,
对呀,就是胃痛,有些不开眼的医生不叫我吃生冷的东西。”蒙古大夫曰:
“没有关系,啥生冷的东西都可以吃,你的胃液很强,连吃石头都行。”
该女士听了,深庆遇到知己,从此她常揉其肥腰,作林黛玉状,告其丈
夫曰:“你别气我,你知道我的胃不好,一气就痛。”丈夫免得她病发时
哎哟哎哟,也就让她,而她也俨然以东亚病妇自居,在认为必要时,痛即
出笼。去年她府上刚装了冷气机,她就病了三天,卧床不起,连牛排都得
送到她床前才吃得下。
  害病成了专门学问,也是时代进步的现象之一,贵阁下读过杜甫先生
的《新丰折臂翁》乎?那个老头为逃避兵役,自己弄了一块大石头把自己
的胳膊砸断,别的不说,该股狠劲就叫人寒心。据说有些有资格免费住院
的穷而且单身的朋友,出了满身大汗之后,就勇敢地站在门口吹风,希望
得上轻度肺炎,去医院住个一年半载,不但可以养精蓄锐,而且有漂亮的
护士小姐晃来晃去,很多病人不是跟护士小姐由恋爱而结了婚的乎,则一
年半载足够了矣。有一次我看见一个朋友正在那里猛吹,提醒他曰:“你
要吹成重肺炎,该怎么办乎?”他连忙曰:“不会,不会。”享受型的病
如此诱人,我们还说啥。


***

公益图书馆 书库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