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使拒绝权

  
作者:毕淑敏
拒绝是一种权利,就像生存是一种权利。古人说,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这个“不 为”,就是拒绝。人们常常以为拒绝是一种迫不得已的防卫,殊不知它更是一种主动的选 择。 纵观我们的一生,选择拒绝的机会,实在比选择赞成的机会,要多得多。因为生命属于 我们只有一次,要用惟一的生命成就一种事业,就需在千百条道路中寻觅仅有的花径。我们 确定了“一”,就拒绝了九百九十九。拒绝如影随形,是我们一生不可拒绝的密友。 我们无时无刻不是生活在拒绝之中,它出现的频率,远较我们想象得频繁。你穿起红色 的衣服,就是拒绝了红色以外所有的衣服。 你今天上午选择了读书,就是拒绝了唱歌跳舞,拒绝了参观旅游,拒绝了与朋友的聊 天,拒绝了和对手的谈判……拒绝了支配这段时间的其他种种可能。 你的午餐是馒头和炒菜,你的胃就等于庄严宣布同米饭、饺子、馅饼和各式各样的煲汤 绝缘。无论你怎样逼迫它也是枉然,因为它容积有限。 你选择了律师这个职业,毫无疑问就等于拒绝了建筑师的头衔。也许一个世纪以前,同 一块土地还可套种,精力过人的智慧者还可多方向出击,游刃有余。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 任何一行都需从业者的全力以赴,除非你天分极高,否则兼做的最大可能性,是在两条战线 功败垂成。 你认定了一个男人或是一个女人为终身伴侣,就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这世界上数以亿计的 男人或女人,也许他们更坚毅更美丽,但拒绝就是取消,拒绝就是否决,拒绝使你一劳永 逸,拒绝让你义无反顾,拒绝在给予你自由的同时,取缔了你更多的自由。拒绝是一条单航 道,你开启了闸门,江河就奔涌而去,无法回头。 拒绝对我们如此重要,我们在拒绝中成长和奋进。如果你不会拒绝,你就无法成功地跨 越生命。拒绝的实质是一种否定性的选择。 拒绝的时候,我们往往显得过于匆忙。 我们在有可能从容拒绝的日子里,胆怯而迟疑地挥霍了光阴。我们推迟拒绝,我们惧怕 拒绝。我们把拒绝比作困境中的背水一战,只要有一分可能,就鸵鸟式地缩进沙砾。殊不知 当我们选择拒绝的时候,更应该冷静和周全,更应有充分的时间分析利弊与后果。拒绝应该 是慎重思虑之后一枚成熟的浆果,而不是强行捋下的酸葡萄。 拒绝的本质是一种丧失,它与温柔热烈的赞同相比,折射出冷峻的付出与掷地有声的清 脆,更需要果决的判断和一往无前的勇气。 你拒绝了金钱,就将毕生扼守清贫。 你拒绝了享乐,就将布衣素食天涯苦旅。 你拒绝了父母,就可能成为飘零的小舟,孤悬海外。 你拒绝了师长,就可能被逐出师门,自生自灭。 你拒绝了一个强有力的男人的帮助,他可能反目为仇,在你的征程上布下道道激流险 滩。 你拒绝了一个神通广大的女人的青睐,她可能笑里藏刀,在你意想不到的瞬间刺得你遍 体鳞伤。 你拒绝上司,也许象征着与一个如花似锦的前程分道扬镳。 你拒绝了机遇,它永不再回头光顾你一眼,留下终身的遗憾任你咀嚼。 …… 拒绝不像选择那样令人心情舒畅,它森严的外衣里裹着我们始料不及的风刀霜剑。像一 种后劲很大的烈酒,在漫长的夜晚,使我们头痛目眩。 于是我们本能地惧怕拒绝。我们在无数应该说“不”的场合沉默,我们在理应拒绝的时 刻延宕不决。我们推迟拒绝的那一刻,梦想拒绝的冰冷体积,会随着时光的流逝逐渐缩小以 至消失。 可惜这只是我们善良的愿望,真实的情境往往适得其反。我们之所以拒绝,是因为我们 不得不拒绝。 不拒绝,那本该被拒绝的事物,就像菜花状的癌肿,蓬蓬勃勃地生长着,浸润着,侵袭 我们的生命,一天比一天更加难以救治。 拒绝是苦,然而那是一时之苦,阵痛之后便是安宁。 不拒绝是忍,心字上面一把刀。忍是有限度的,到了忍无可忍的那一刻,贻误的是时 间,收获的是更大的痛苦与麻烦。 拒绝是对一个人胆魄和心智的考验。 因为拒绝,我们将伤害一些人。这就像春风必将吹尽落红一样,有时是一种进行中的必 然。如果我们始终不拒绝,我们就不会伤害别人,但是我们伤害了一个跟自己更亲密的人, 那就是我们自己。 拒绝的味道,并不可口。当我们鼓起勇气拒绝以后,忧郁的惆怅伴随着我们,一种灵魂 被挤压的感觉,久久挥之不去。 因为惧怕这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我们有意无意地减少了拒绝。 在人生所有的决定里,拒绝是属于破坏而难以弥补的粉碎性行为。这一特质决定了我们 在作出拒绝的时候,需要格外的镇定与慎重。 然而拒绝一旦作出,就像打破了的牛奶杯,再不会复原。它凝固在我们的脚步里,无论 正确与否,都不必原地长久停留。 拒绝是没有过错的,该负责任的是我们在拒绝前作出的判断。 不必害怕拒绝,我们只需更周密的决断。 拒绝是一种删繁就简,拒绝是一种举重若轻。拒绝是一种大智若愚,拒绝是一种水落石 出。 当利益像万花筒一般使你眼花缭乱之时,你会在混沌之中模糊了视线。尝试一下拒绝 吧。 你依次拒绝那些自己最不喜欢的人和事,自己的真爱就像退潮时的礁岩,嶙峋地凸现出 来,等待你的攀援。 当你抱怨时间像被无数餐刀分割的蛋糕,再也找不到属于你自己的那朵奶油花时,尝试 一下拒绝。 你把所有可做可不做的事拒绝掉,时间就像湿毛巾里的水,一滴一滴地拧出来了。 当你发现生活中蕴涵着太多的苦恼,已经迫近一个人能够忍受的极限,情绪面临崩溃的 边缘时,尝试一下拒绝吧。 你也许会发现,你以前不敢拒绝,是为了怕增添烦恼。但是恰恰相反,拒绝像一柄巨大 的梳子,快速地理顺了杂乱无章的日子,使天空恢复明朗。 当你被陀螺般旋转的日子搅得耳鸣目眩,忘记了自己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时候, 尝试一下拒绝吧。 你会惊讶地发觉自己从复杂的包装中清醒,唤起久已枯萎的童心,感叹我们每一个人都 是自然之子。拒绝犹如断臂,带有旧情不再的痛楚。 拒绝犹如狂飚突进,孕育天马横空的独行。 拒绝有时是一首挽歌,回荡袅袅的哀伤。 拒绝更是破釜沉舟的勇气,一种直面淋漓鲜血惨淡人生的气概。 拒绝也不可太多啊。假如什么都拒绝,就从根本上拒绝了每个人只有一次的辉煌生命。 智慧地勇敢地行使拒绝权。 这是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这是我们意志之舟劈风斩浪的白帆。
秀莎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