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诗歌选

 

猫的追悼

我们埋葬了猫。我们埋葬了猫的姐妹
我们倒空了纸袋我们播撒尘埃
我们带着铁铲走上秋天的山
我们搬运石头并取悦于太阳

我们旅行走进和平商场
进一步来到腌腊品柜台在买卖中有一只死猫

我们在通讯中告知你这个消息
我们夸大了死亡,当我们
有了这样的认识我们已经痊愈

一道边门

我经过军区总院的围墙寂静的墙上隐匿着一道边门
落叶聚集,门锁生锈死神的力量使它悄然开启

运尸的车辆缓缓驶出死者的亲属呼号着奔跑
谁为他们准备了孝章和白帽又折断花朵为季节陪葬

那穿白衣的医生缄默不语他信仰医治过程的唯一结局
夸耀院墙内巍峨的主楼指尖隔着橡皮把我的心脏触摸

我和我的病友曾经康复腹腔空空,以为摘除了死亡
他为我们换上动物的内脏、死囚的睾丸
是我们活着,或是那些器官?

不容置疑,我们站在原地在上班拥挤的高峰时间
唯有运尸中巴上的座位尚有空余唯有那神秘的司机最有耐心

他先运走医生,再运走牧师让一位百岁寿星哀悼早夭的婴儿
最后他运走了自己最后他解决了问题

我经过军区总院的围墙寂静的墙上隐匿着一道边门
落叶聚集,门锁生锈死神的力量使它悄然开启

火车

火车从很远的地方经过你曾是那坐在车厢里的孩子
远离我所在的城市,或者回来在黑夜阻隔的途中

我也曾坐在床头等待着你的归来
你也曾向你的父母告假那假期多长多甜蜜!

有时我多想驶近你只因受到车轮滚动的激励
一阵风在远方刮起在远方平息
猛烈的汽笛终于变成柔和的炊烟飘向我

当火车从远处经过因为遥远所以蜿蜒
因为黑夜所以动听因为回忆所以正在经过
因为你,使我看见了良辰美景

火车\火车

多美的旅行呵,一觉醒来 就回到了故乡。
古老的城市, 新鲜的人们。

路途劳顿,都留在梦里, 梦里的爱情,还在心中。
他双脚站牢地面, 怕自己再次醒来。

终于学会服用 安眠药的人,
可以热爱火车, 可以热爱有火车的生活了

站台上,热泪盈眶的 妻子,油漆斑驳,
像一截废弃的旧车厢, 等待一个航向

夜班火车迫不及待地 驶向妻子的山谷,
她都感觉到了-- 火车,火车

“你不可以这样, 亲爱的,你的身体!
你最好再服一片, 再服一片安眠药吧。”

不,多美的旅行啊, 火车,火车

冬天的荒唐景色

这是冬天荒唐的景色 这是中国的罗马大街
太阳的钥匙圈还别在腰上 霞光已打开了白天的门

这是炭条画出的树枝 被再一次烧成了炭条
这是雪地赠与的白纸 还是画上雪地

瞧,汽车在表达个性 商店在拍卖自己
梧桐播撒黄叶,一个杨村人 日夜思念着巴黎

垃圾上升起狼烟 大厦雾霭般飘移
而人与兽,在争夺 本属于兽的毛皮

这是南方的北方寒冬 这是毛巾变硬的室内
这并不是电脑病毒的冬眠期 不过是思之花萎缩的几日

  温柔的部分
  	韩东
  我有过寂寞的乡村生活
它形成了我生活中温柔的部分
每当厌倦的情绪来临
就会有一阵风为我解脱
至少我不那么无知
我知道粮食的由来
你看我怎样把清贫的日子过到底
并能从中体会到快乐
而早出晚归的习惯
捡起来还会象锄头那样顺手
只是我再也不能收获些什么
不能重复其中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这里永远怀有某种真实的悲哀
就象农民痛哭自己的庄稼
  有关大雁塔
  	韩东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
有很多人从远方赶来
为了爬上去
做一次英雄
也有的还来做第二次
或者更多
那些不得意的人们
那些发福的人们
统统爬上去
做一做英雄
然后下来
走进这条大街
转眼不见了
也有有种的往下跳
在台阶上开一朵红花
那就真的成了英雄
当代英雄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什么
我们爬上去
看看四周的风景
然后再下来

 

 

 
***

公益图书馆 书库目录